观点与争鸣
【观点】刘莉:一流大学原创研究的评价与比较

原创(originality)是原始性创新的简称,是科学创新的最高形式。所谓原始性创新,指的是通过科学实验和理论研究探索事物的现象结构、运动及其相互作用规律的过程,或者运用科学理论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关键的开创性的科学技术问题的过程。原始性创新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基础研究,是对未知世界知识的探索,如数学、物理、生物中的基础性课题等;第二个层面是重大发展攻关,是从人类、区域发展的角度组织的研发攻关,如国际间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美国的阿波罗登月计划、我国的“两弹一星”计划等;第三个层面是针对提升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而开展的研发活动,如新药的研制、芯片设计等。原创研究是一流大学重要的使命与责任之一。有学者指出一流大学与原始创新存在互动关系:一方面,一流大学对原始创新有着突出的贡献,一是大学的教授直接做出原始创新成果;二是大学培养的学生在其他岗位上做出原始创新成果;另一方面,原始创新对建设一流大学同样有着强大的推力,这种推力主要表现在:有助于提升大学的学术声誉;有助于提升教师的学术层次;有助于吸纳教育经费;有助于建设一流实验室。因此,提升一流大学原始创新能力不仅有利于一流大学建设,也有利于创新型国家的建设。本研究对一流大学原创研究进行定量评价,即对一流大学自然科学、工程科学、社会科学研究方面原始创新的水平与能力进行定量评价与比较,并选择国内外四组样本进行试测。在科技强国的时代背景下,本研究对我国一流大学原创研究水平与能力进行客观评价,有利于找准一流大学建设过程中的优势与不足,选择世界顶尖大学,探究其科研卓越的原因,有利于寻找未来发展的突破点。


一、一流大学原创研究指标设计与样本选择

(一)指标设计

在充分考虑指标的代表性、现实性与可比性的基础上,本研究拟定了一流大学原创研究评价的三个指标,分别是:突破性研究论文、国际权威期刊论文、前沿研究方向的活跃度。本研究在对上述三个指标进行清晰界定的基础上,结合国内外一流大学原创研究的实际表现与认可程度,经过多次试测,确立了较为合理的统计方法。指标界定与统计方法。见表1。 


(二)样本选择

依据2017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ARWU)与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名单,选取国际、国内各两组样本,分别是:世界顶尖大学组、世界一流大学组、中国顶尖大学组、中国一流大学组。本研究选取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对其 “学术尖端”战略行分析、比较与综合,探究其在斯坦福大学发展历史进程中对原创研究的促进作用。


二、一流大学原创研究的定量比较研究

在数据收集、定量统计的基础上,以世界一流大学组为基准,对数据进行处理,比较分析四组样本在三个指标上的表现情况。

(一)“突破性研究论文”指标分析

研究结果显示,在“突破性研究论文”方面,世界顶尖大学组平均得分为3.03分,在四组样本中明显处于领先地位。中国顶尖大学组平均得分超过世界一流大学组,但是与世界顶尖大学组差距较大,中国一流大学组在这一指标上的表现较弱,见2


中国顶尖大学组中,清华大学的得分明显领先是唯一一所得分超过世界顶尖大学组个别大学得分的中国大学,但是距离世界顶尖大学组的平均得分还有较大差距。北京大学的表现也不错,得分高于世界一流大学组的平均分。中国科技大学略低于本组平均分。这三所大学之间的得分差距比较大。浙江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在这一指标上的得分差距较小,见图1

1 中国顶尖大学组突破性研究论文得分


(二)“国际权威期刊论文”指标分析

研究结果显示,在“国际权威期刊论文”方面,世界顶尖大学组平均得分最高,中国顶尖大学组的平均得分超过世界一流大学组,与世界顶尖大学组略有差距,中国一流大学组在这一指标上的表现最弱,与世界一流大学组略有差距,见3


在中国顶尖大学组中,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浙江大学表现较好,得分甚至超过世界顶尖大学组的某些大学,清华大学的得分超过了世界顶尖大学组的平均得分,详见图2

2  中国顶尖大学组“国际权威期刊论文论文得分


(三)“前沿研究方向的活跃度”指标分析

研究结果显示,“前沿研究方向的活跃度”方面,世界顶尖大学组平均得分最高,中国顶尖大学组的平均得分明显高于世界一流大学组,但离世界顶尖大学组还有明显差距,中国一流大学组的平均得分最低,详见表4。


中国顶尖大学组的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得分较高,超过本组平均得分,但是没有达到世界顶尖大学组的平均得分,见图3

3 中国顶尖大学组前沿研究方向的活跃度得分


三、案例研究:斯坦福大学“学术尖端”计划

斯坦福大学的迅速崛起,离不开20世纪50年代特曼副校长提出并实施的“学术尖端”(steeples of excellence)战略计划。“学术尖端”计划的核心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吸引顶尖人才。二是树立若干学术上的顶尖科系。

(一)吸引顶尖人才

斯坦福大学地处偏僻的西部地区,人才流失问题比较严重。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特曼认为斯坦福大学的首要问题是吸引并留住顶尖人才。特曼和时任校长华莱士·斯德林(Wallace Sterling)决定通过租赁斯坦福大学的土地获取资金,由此孕育了后来闻名世界的斯坦福工业园区——“硅谷”,汇聚了世界顶尖技术和精英人才。此举最终为斯坦福大学筹集了大量资金,大大增强了斯坦福大学的实力。促使斯坦福大学由一所地方性高校迅速发展为全国著名学府,声誉和实力大大提高,继续招揽慕名而来的一流教授和学生,开展科学前沿研究,进一步提升学校声誉和实力,形成良性循环。

(二)造就顶尖科系

在特曼“学术尖端”计划的指导下,相较于追求学科数量,斯坦福大学更重视学科质量发展,即取消部分预计发展成本与产生效益不相称的学院,集中并科学配置各方资源和力量,培育化学、物理、电子工程等优势学科,促其发展为“顶尖学科”,并鼓励跨学科发展。最终学校汇集了各领域精英人才,加速创建与发展优势学科,并以优势学科为中心向相关基础学科辐射,确立本校科学研究等学术领域的领先地位。


四、结论与建议

(一)结论

本研究通过定量统计,对中外一流大学原创研究进行分组比较分析,研究发现:

1)世界顶尖大学组在原创研究方面明显处于领先地位。

世界顶尖大学组在原创研究三个指标的表现方面明显领先。在“突破性研究论文”方面,世界顶尖大学组的平均得分远超其他三组大学;在“国际权威期刊论文”“前沿研究方向的活跃度” 方面与其他三组大学相比,差距并不是特别显著。       

2)中国顶尖大学组在原创研究方面表现整体较好,已超过世界一流大学组平均水平。

中国顶尖大学组在原创研究方面表现整体较好,在“突破性研究论文”“国际权威期刊论文”“前沿研究方向的活跃度”三个方面整体上都已经超过了世界一流大学组,但是与世界顶尖大学组还是存在不少差距。只有个别大学在一些指标的表现超过了世界顶尖大学组的平均水平。中国顶尖大学组与世界顶尖大学组最大的差距表现在“突破性研究论文”方面。

3)中国一流大学组相比而言在原创研究方面表现较弱,但个别大学潜力较大。

中国一流大学组在四组样本上,三个指标的平均得分都是最低的,在原创研究方面,总体表现较弱,距离世界一流大学尚有一定距离。但是有个别大学潜力较大。

(二)建议

为提升原始研究能力,加快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步伐,本研究提出如下建议:

1)中国顶尖大学要以世界顶尖大学为目标,引育并举,激发创新主体的潜力,在原创研究方面取得更多突破。

建议中国顶尖大学以世界顶尖大学为目标,借鉴斯坦福大学的经验,一方面要在全球招揽各领域的高端人才,充实与优化人才队伍;另一方面引育并举,促进一流大学人才队伍建设,建立结构合理、优势互补的高校顶尖科研人才队伍。

2)中国一流大学要优化创新环境,采取有重点地突破战略,提升优势学科的原创水平。

建议中国一流大学采取有重点地突破战略,在优势学科上下功夫。采取有重点的扶持政策,在一些优势学科领域,摒弃科研评价中的“短平快”,建立中长期考核制度。

3)中国大学要充分发挥优势学科的辐射作用,加强与工业界、产业界的合作,实现双赢。

建议我国大学一方面加强自身建设,提升原始创新能力;另一方面充分发挥优势学科的辐射作用,与相关领域的企业建立实质性合作,共同推进科学与技术的原始创新。


来源:

刘莉,董彦邦,岳卫平,蓝晔.一流大学原创研究的评价与比较[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27(03):38-50.

作者介绍:

刘莉: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副研究员,研究方向:高校科技评价与政策、一流大学。

董彦邦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2017级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高校科研人才评价、一流大学。

岳卫平:中国区首席科学家。研究领域为文献计量学和科学计量学。

蓝晔: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2017级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