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与争鸣
【观点】余天佐、刘少雪:工业界视角的工程教育学生通用学习成果鉴别研究

研究背景

我国于2015年相继出台《中国制造2025》和《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以大力发展智能制造和“互联网+”协同制造。然而,在经历了过度的“科学化”后,工程教育已经严重脱离工业界,工程专业毕业生的素质(学习成果)结构难以满足工业界的需求。因此,探究工业界对工程教育特别是对工程教育通用学习成果的需求,是工程教育改革和发展中的重要议题。

研究方法

本研究遵循“由博及约”的路径,首先对国内文献和国外文献中涉及的学习成果条目分别进行内容分析,形成国内、国外工业界视角下的学习成果频次比序列。然后,在对工业界调查的基础上,识别不同工程专业类公认重要的学习成果要素。最后,遵循交集原理,通过交叉比较不同工程专业类公认重要的学习成果要素、国外和国内文献中工业界视为重要的学习成果要素,进而提取工业界视角下工程类学生通用学习成果要素。

研究结果

通过交叉比较可以发现,不同序列公认重要的“共识性”学习成果要素,如图1所示,包括“终身学习”“团队合作”“沟通”“问题解决”“主动性”“实践经验”“工程实践能力”“时间管理”“诚信”“人际关系网络”“工程领导力”“组织承诺”“系统分析”“工具使用”等14项。我们称之为“全通型学习成果”。其中,“问题解决”囊括了“系统分析”,故将后者并入前者;同理,宜将“工具使用”并入“工程实践”。

讨论与结论

工业界视角的通用学习成果与工科教师视角的通用学习成果存在差异。很多研究也表明,“工程基础知识在学习成果的重要性排序上也较落后”[1] [2] 。本研究发现,被工科教师视为核心的“工程基础知识”并非工业界看重的通用学习成果。这说明,从工业界视角探讨工程教育学生学习成果,是工程教育“回归工程”“回归实践”的题中应有之义。

工业界视角的工程教育学生通用学习成果要素包含“时间管理”“组织承诺”“终身学习”“人际关系网络”“诚信”“主动性”“沟通”“团队合作”“工程领导力”“经验知识”“问题解决”“工程实践”,涉及知识、技能和品质等3个大类,以及经验知识、心智技能、终身学习、行动技能、社会技能、心理特征、态度和价值观、人格特征等多个领域[3] 。它们构成了工业界视角的通用学习成果集。这一通用学习成果集在工业界视角下的学习成果体系中处于基础地位,是工业界版的类认证性通用学习成果,适用于本科院校的工科专业。


参考文献:

[1] 刘少雪, 杨林. 我国工程师职业发展的现状与未来[J]. 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2008(5):35-38.

[2] Male S A. Generic engineering competencies: A review and modelling approach[J]. Education Research and Perspectives, 2010, 37(1): 25-51.

[3] 余天佐,刘少雪.工业界视角的工程教育学生学习成果鉴别及分类研究[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7(02):97-103.


来源:

余天佐,刘少雪.工程教育学生通用学习成果鉴别:基于工业界视角[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8(02):60-66.


作者介绍:

余天佐,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2017届博士毕业生,现为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讲师,研究方向:工程教育、高等教育评估、学生学习与发展。

刘少雪,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研究生教育,大学教育教学,工程教育。